• <s id="pqwpn"><nav id="pqwpn"><track id="pqwpn"></track></nav></s>
  • <del id="pqwpn"></del>
  • <wbr id="pqwpn"></wbr>
    <wbr id="pqwpn"><del id="pqwpn"></del></wbr>

      笔趣阁小说网 > 我在龙族当老师 > 第一百七十八章 路明非的换血计划

      第一百七十八章 路明非的换血计划

        中午,一区303。

        宿舍的窗户正被一只手擦来擦去,玻璃上的倒影隐约可见一张生无可恋的脸。

        路明非收好抹布,往自己的大床上一躺,默默等待芬格尔回来。

        自从被陆老师‘摧残’过后,S级果断放弃了跟芬格尔旁听的行程,说不定再上一上午的课,被罚写的资料能赶得上自己高中时期抄写的笔记了。

        “已经十一点四十五了,废柴师兄怎么还没回来啊!”路明非望眼欲穿地盯着走廊。

        被安排到与芬格尔和陆老师一个寝室,他还是比较满意的。只不过提前入学在卡塞尔学院是一件新鲜事,他的学生证等一系列手续并没有办理好。

        没有学生证,餐厅的免费窗口都不会提供午餐,只能等待芬格尔给自己带饭。

        【咚咚咚——】

        门口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芬格尔你终于回来了!”

        路明非大喜过望,腹中的饥饿令他潜能爆发,冲刺开门的速度不亚于博尔特的百米起步。

        “呦,师弟你怎么这样热情?先说好,我可不喜欢男的!”

        芬格尔看着扑过来仿佛要把他生吞活剥的路明非,忍不住把衣服的拉锁向上提了提。

        “我也不喜欢男的!吃的呢!”

        路明非看向他空空如也的双手,芬格尔这厮可是在手机上保证会给他带午饭的!

        “你该不会自己在食堂吃完饭,把我忘记了吧?”路明非的语气好像嘴里含着一块冰,冷得令人发抖。

        “看你说的,我怎么会是那种人?”芬格尔打着哈哈,“我才想起来,今天中午有人下厨,我都订好菜了,一会他直接在寝室里做!”

        “哇塞,还有这种服务?”

        路明非果真觉得自己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了,一下子就步入了上流社会。卡塞尔学院果然是处处透露着资产阶级的腐败,不过他喜欢!

        “是食堂里的大厨,还是美貌的厨娘?”路明非追问。

        “都不是,是你的老师,我。”

        门口忽然多了一个英俊的男人,衣冠楚楚,一只手提着购物袋,另一只手拿着厚重的课本,双手塞得满满当当的。

        “陆老师?”路明非怎么也没有想到结局会是这样。

        “帮我提一下。”

        陆离把手中的购物袋递给路明非,自己在门口换好拖鞋,把黑西服外套挂在了衣架上,走入宿舍。

        路明非趁机往里面看了一眼,好家伙,里面的食材包括但不限于排骨、鱼、豆角、辣椒……好像陆老师刚从农贸市场出来。

        “你们有没有什么忌口?”

        陆老师换下了自己的教师制服,罩上了天蓝色的围裙,整个人从商业精英的气质一下子转变成居家好男人。

        “没有!陆老师你做什么我就吃什么!”芬格尔贱兮兮地说。

        “那好,今天的午餐是红烧排骨、蟹粉狮子头、火爆大头菜、清蒸腊肉配松茸豆花汤,稍等我片刻。”

        陆离走进厨房,开始一丝不苟地洗手。

        “废柴师弟,你那是什么表情?”

        芬格尔一副邀功的表情,“你这是借了我的光,才能吃到陆老师亲手做的饭菜,我记得上次拍卖午餐,有人愿意花十万美金请陆老师下厨!”

        路明非心说这是某种特殊的行贿手段吧?哪个正常人会花这么多钱请人做饭的?

        “我不是挑剔,只是饿了。”路明非捂着干瘪的肚皮,来到传说中的自由国度,他有点水土不服。

        他曾有幸吃过陆老师的铁板烧,美味到令人想哭。

        但对于一个快要饿死的人来说,他不想享受山珍海味,一个赛百味三明治,或者照烧鸡腿堡就能解决燃眉之急。

        “放心,很快的。”陆离以极其娴熟的手法开始择菜,“大约十五分钟,我们的午餐就能准备好,明非过来帮我打下手。”

        拥有精神之火,这些食材都愿意加速成熟,帮最美好的一面展示给客人。

        “好的!”路明非遥遥应了一声。

        择菜对于路明非来说不是一件难事,在家的时候他常帮婶婶打下手,如果说他有什么方面能战胜这所学校里面的精英,除了星际争霸就是这个。

        不过仅限于择菜,要是让他扫地或者拖地,那就是另一个结局了。

        “明非你会做饭吗?”陆老师切菜的声音比小提琴曲还要动人。

        “煮方便面还算擅长,不能加荷包蛋……”路明非回答。

        他每次打荷包蛋,都会让方便面变成鸡蛋汤,不如加两根不用切的淀粉肠实惠。

        “那我建议你好好学一学,将来你会用到的。”陆离说,“我记得你是文科生,没进过化学试验室。”

        “啊?”路明非不明所以。

        直到四个月后,他才明白这句话的真正含义,那是在炼金化学一级的课上,他的每个步骤都按照老师的讲解,可惜器皿中并没有晶体析出。是那个名叫‘零’的女孩对他伸出援手,并提出一次实验一顿中餐的要求,每次炼金实验路明非都得场外求助,让他本就不富裕的钱包日益干瘪下去。很长一段时间路明非十分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拜师学艺,否则就不用赡养一个‘大胃王’了。

        “好了,你耐心的等待一会吧,可以开始烹饪了。”

        陆离把路明非请出厨房,燃气的阀门还关着,火焰却自动生成。

        路明非脑海中还在琢磨那句话的涵义,可他思来想去就是不明白,索性往床上一趴,直接放弃。

        他摸出手机给老唐发了一条短信。

        老唐是个非常不错的人,上次教他英语面试到通宵,虽然最终没有派上用场,但这份恩情路明非一直记在心里。

        “老唐,你猜猜我在哪?”

        消息回复的飞快:“我怎么知道你在哪?是在国内潇洒,还是失败了准备参加高考?”

        “成功了,我已经到美国了!”

        远在华盛顿的老唐刚完成一次任务,好不容易挣到了修复二手吉普车的钱,本来昏昏欲睡,一下子就来了精神:

        “我靠,你成功了?!我的方法有没有用?你在哪?记得请我吃大餐!”

        最后是一个欠揍熊猫的表情,要多贱有多贱。

        “我来学校了,大餐一定会请你吃的!只不过得等到我的奖学金下来,你知道我是个穷鬼。”

        路明非发送了一个流汗的兔斯基。

        “你被哪个学校录取了?在哪个州?我最近比较闲,可以去找你玩!”老唐是美籍华人,这种他乡遇故知的心情难以描述。

        “卡塞尔学院。”路明非敲了过去。

        学院的名字不是禁忌,如果你要是说出学院的课程,恐怕当晚施耐德教授就会来敲你的门。

        “我在伊利诺伊州,不过我们学校是封闭式的贵族学校,不对外开放,老唐你还是别来了。等我参加完夏令营,看看能不能争取到假期,到时候去面基你。”

        路明非连忙回答。

        “卡塞尔学院?”

        电话那头的罗纳德·唐皱起极有喜感的眉毛,喃喃自语:“没听说过……”

        谷歌一下后,他找到了卡塞尔学院的维基百科,才慢悠悠的回复:

        “是一所好大学,明明你真是踩了狗屎运!有没有时间切两盘?我现在手痒!”

        “不了,我正要吃中午饭,改天。”

        老唐的肚子恰时咕噜噜地响起来,“正好我也饿了,下次聊,886。”

        “886。”路明非敲出当下流行的告别词。

        放下手机后,路明非想了想,对着厨房喊:“陆老师!”

        从厨房门口探出半个身子,正是戴着隔热手套准备从气灶上取下汤盅的陆离:“怎么了?”

        “我想问一问,我有假期吗?”

        路明非有些不好意思,刚来第二天就问放假的事情。

        “理论上没有,你落下的功课太多,需要恶补。”陆离笑,“等过些日子,对于你的培养计划‘初具成效’以后,我会让你出去看看的,差不多一周后。”

        今天下午他没有课,路明非也闲着没事,是时候对他执行尼伯龙根计划了。

        “好的。”

        路明非兴高采烈地应允,他还不明白接下来的一周对于他是如何残酷。

        渐渐地,厨房里飘来了香味,是腊肉的味道。

        路明非忽然鼻子一酸,很想哭。刚才他向陆老师提问的那一幕,正是他梦寐以求的场景——自己放学回来,妈妈在厨房里准备午餐,爸爸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报纸。

        这几乎是最平凡的愿望,也是‘家’的幸福,可这种温暖十几年没有享受过了。

        “我说废柴师弟,就算陆老师的菜再怎么美味,也不至于感动到哭出来吧?”

        芬格尔从上铺探头,高大身躯带来的黑影瞬间遮住了路明非。

        “谁哭了?”路明非手忙脚乱地抹眼泪,死不承认,只不过哽咽的语气出卖了他,“是眼睛里进沙子了!”

        “我说这套路也太老了,动漫里那些傲娇的女孩都不用这一套说辞了。”

        芬格尔本想对他扮个鬼脸,可一个不小心,摊在腿上的笔记本从高空掉落,摔到了精致的白瓷地面上。

        “我靠!我的笔记本!”他一个飞扑下床,连忙拯救自己心爱的电脑。

        路明非好心地帮助芬格尔捡起电脑,无意向屏幕内瞄了一眼,是守夜人讨论区的界面,密密麻麻全是小字。

        隐约能看到“此子断不可留”、“倒吸一口凉气”、“桀桀”、“贝齿轻咬下唇”等关键词。

        “你在写小说?”

        路明非总感觉这几个词好像是某本小说经常出现的,看着非常眼熟。

        “是啊,书名我都想好了,就叫《东瀛斩龙传》!”芬格尔见电脑安然无恙后松了一口气,“怎么样,是不是非常有卖点?”

        路明非指着守夜人讨论区挂着的那个ID‘炎鹰诗人’,只把这件事当做玩笑:

        “你这名字太没有辨识度了,我建议你叫XX土豆或者XX三少,听起来拉风又带感,一定能火!”

        “切,你懂什么?”

        芬格尔连忙合上屏幕,不让路明非看到‘神眷之樱花’这五个大字。

        “说什么呢?菜好了,帮我搭把手!”

        陆离从厨房中走出,手里托着热气腾腾的盘子,正是香酥可口的糖醋排骨。

        303再度热闹起来。

        半个小时后。

        午后的阳光变得温馨起来,餐桌上一片狼藉——松茸汤、腊肉的盘子一扫而空,菜汤都被用来泡饭了。路明非与芬格尔正在争夺最后一块糖醋排骨,两人四根筷子在餐盘里打架。

        路明非原本以为能轻松战胜这个德国人,可到了抢夺东西的时候才发现,这个家伙使用筷子的技巧竟然跟他的肌肉成正比,他竟然抢不过这个德国人!

        “师弟,承让承让,最后的糖醋排骨就由我笑纳了。”芬格尔贱气逼人,洋洋得意。

        路明非只能去吮吸自己没有啃干净的精排解馋,一脸嫉妒:

        “小心别噎死你!”

        自己竟然在使用筷子这方面战胜不了德国人?这件事传出去不得被笑死?

        陆离似乎看穿了他的心事,饮下一口绿茶后笑吟吟地说:

        “筷子用的是巧劲,我看芬格尔与你纠缠的过程中就使用了‘柔劲’,在你没有掌握太极拳四级的课程,恐怕永远也抢不过他。”

        芬格尔顺势展示了自己的肌肉,“在我还是A级的时候,太极拳可是满分哦,我都练了七年多,除了老师,学院内的太极拳没有人是我的对手!”

        最后是一声心满意足的饱嗝。

        “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他叼着牙签靠在椅背上,说不出的快意。

        陆离却抓起衣架上的外套,对着路明非招手:

        “芬大师,洗碗的工作就交给你了,明非,跟我出来一下。”

        芬格尔脸上的笑容立刻僵住了,路明非一脸幸灾乐祸。

        两人穿好外套,离开了一区303。

        “陆老师,我们要去哪?”

        路明非随意地问,吃饱了漫步在中世纪城堡一样的卡塞尔学院,着实是一种享受。

        “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训练?你身为混血种却没有完全觉醒,言灵能力虽然强大,但体能是弱点,今天下午,就帮你觉醒。”

        路明非喜出望外,一脸兴奋:“这么说,我很快也能向会长师兄、主席师兄那样,能够空手打死狗熊了?”

        “我觉得恺撒和楚子航,空手未必能打死狗熊。”

        陆离委婉地提醒路明非选择错了参照物。

        “管他呢!”

        路明非随意地挥手,“我就是那个意思!我们该怎么做?是注射某种特殊的血清,还是用某种特殊的炼金仪式?”

        他甚至跳起来对着空气挥舞两拳,当自己觉醒成功,泰森也不是自己的对手了吧?

        “跟你想的差不多,但过程不太一样。”陆离淡淡地说。

        他没有告知实情,就让路明非再高兴一段时间吧。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59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