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id="pqwpn"><nav id="pqwpn"><track id="pqwpn"></track></nav></s>
  • <del id="pqwpn"></del>
  • <wbr id="pqwpn"></wbr>
    <wbr id="pqwpn"><del id="pqwpn"></del></wbr>

      笔趣阁小说网 > 旧日之箓 > 第186章 林兰和打赌

      第186章 林兰和打赌

        ‘林兰?’

        这一次的楚齐光终于在梦境照见之中看清了对方的长相。

        但看着眼前有着一头黑色长发,一双水蓝色眼眸的林兰,楚齐光感到有些惊讶。

        ‘怎么会是她?她想干什么?’

        眼前的林兰不像是楚齐光印象中的那么害羞、柔弱,反而是一脸的妖媚表情,正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自己’。

        ‘不对,她到底在看着谁?’

        就在楚齐光想要搞清楚眼前的林兰在干什么时,梦中照见的感应已经再次断开。

        他睁开眼眸,眼前已经回到了巨石小院。

        ‘林兰……这个女人的身上有我所不知道的秘密。’

        ‘最后都没能知道她到底在看着谁?会和上一次在寝所一样,也是在看江龙羽吗?’

        ‘可惜,也不知道那个房间是在哪里。’

        想起自己之前几次回到寝所,似乎都没有发生梦中的场景。

        楚齐光这次还是打算去大书库找一找林兰,看看对方此刻到底在不在大书库。

        一路穿过满是石像的道路,来到大书库的石门前敲击了起来。

        这一次楚齐光被看门人接进去的路上,便主动开口说道:“林兰在吗?我是来找她的。”

        看门人的脚步一下子停了下来,语气有些生硬地说道:“小子,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你整天讨好林兰,想的就是二楼的书吧?”

        楚齐光轻笑道:“大爷你误会我了,我的确很想看看二楼的书,但我和林兰能成为好朋友,只是因为我们投缘罢了。”

        看门人冷哼一声:“油腔滑调。”

        楚齐光真希望看门人一下子砸出一堆书,然后指着他喊道:“这里是一千本二楼的书,你拿了以后就不要再见林兰了。”

        可惜对方根本没有说这样的话,只是叹息道:“大书库的二楼……那里的书上记载的是埋藏在历史深处……黑暗和扭曲的秘密,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本身的价值难以估量,已经早就被销毁了。”

        “你跟我年轻的时候一样充满了对历史的好奇心,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你就应该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而去探索那些超出人类想象的神秘,那些让人疯狂着迷的幽邃。”

        楚齐光看着微微颤抖的看门人,似乎从对方的语气之中听到了一种恐惧和茫然。

        那是人类见到了未知,见到了超越常识,违背常理的存在后所本能引发的情绪。

        看门人最后告诫道:“从古至今,人类对过去的研究从未停止,但最后往往只会酿成一场又一场的灾祸。

        我们最大的幸运,可能就是从来没有人能知晓所有的秘密。”

        楚齐光试探道:“您看过二楼的书吗?”

        看到对方没说话后,楚齐光继续说道:“既然你看了没出事的话,又为什么不让我也试一试呢?作为镇魔司的一员,我迟早也会接触这些东西。”

        “实在不行的话,你可以先拿一本你觉得最无害的让我来看一看。”

        说到这里,楚齐光自信道:“而且……我恐怕已经是这些年来镇魔司招的人里……最优秀的人才了吧?如果连我也不能看,还有什么人能看这二楼的书了?”

        听到这番话,看门人沉吟不语,似乎真的有思考起来。

        不过半晌之后,他还是摇了摇头:“不行,上山一个月就上大书库二楼ꓹ 史上从无此例ꓹ 你还是再多修炼几年再说吧。”

        接着他嗤笑一声:“何况说起最优秀的ꓹ 恐怕也是江龙羽这个兴汉八将ꓹ 而不是你。”

        听到看门人这话ꓹ 楚齐光立刻说道:“那如果这次小较我胜过了江龙羽呢?”

        楚齐光的情况……看门人自认为还是比较了解的,精通的都是拳掌和横练功夫。

        这类武功只有到了第五境的时候,随着修炼者的体力、肉身和技巧地不断加深,才能够逐渐抹平和各种兵器武学的差距。

        虽然第三境、第四境武者大部分都专心于拳术ꓹ 努力提升自己的武道境界。

        但也有些天才像是楚齐光、江龙羽这样的,可以分心修炼横练功夫和兵刃。

        这样的天才在对战同级别的武者时ꓹ 往往就能占据优势。

        ‘但第三境的阶段ꓹ 楚齐光的横练功夫简直被江龙羽完克。他是不论如何都不可能赢过持刀的江龙羽的。’

        就在看门人这么想着的时候,一旁的楚齐光似乎已经看穿了他的想法ꓹ 微笑道:“你觉得我胜不过江龙羽吧?既然如此的话,你敢不敢和我打个赌?”

        看门人意外道:“打赌?”

        “不错。”楚齐光的声音在这一刻似乎充满了蛊惑力ꓹ 看着看门人缓缓说道:“如果我这次胜过江龙羽,那你就拿二楼的书给我看。如果我输给了江龙羽,那我以后就再也不烦你和林兰了。”

        听到这话ꓹ 看门人目光微微一动,心道:‘干脆就用江龙羽来当挡箭牌ꓹ 让他彻底死心,也省的再一直牵扯到林兰。’

        想到这里,他便说道:“你要是能胜过江龙羽的话,我就考虑考虑。但你要是输了的话,就彻底死心,也别再去烦林兰了。”

        楚齐光目光一亮:“那可说定了。”

        接下来看门人将楚齐光带到了熟悉的书桌旁,丢下一句话就离开了。

        “林兰还在休息,我去叫他,你等在这里不要乱跑。”

        楚齐光坐在书桌前,望着应该是二楼的方向,却只能看到一片黑暗。

        胸口的愚之环似乎燃烧起了紫色的火焰,不断传出的滚烫向楚齐光提醒着它对楼上那些知识的渴望。

        ‘快了,就快了……我想要找的紫府秘箓,这一下说不定也能找到线索了。’

        等待林兰的时候,楚齐光的脑海里便不断思考着一个又一个战胜江龙羽的方法。

        ‘以第三境的出力正面硬拼的话,就算能赢也很可能受伤。’

        ‘我的肉身如此珍贵,怎么能冒这个险?’

        ‘得想个别的办法,更稳妥地地赢过江龙羽。’

        ‘但又不能太下作,省得教头们对我不满,看门人也可能不认账。’

        就在楚齐光排除掉偷刀、下药、泼粪之类得阴损办法时,林兰却迟迟未至。

        楚齐光心中暗道:‘这么久都没来,林兰果然没在大书库吗?’

        足足过了快一炷香的时间,林兰才姗姗来迟,一脸睡眼惺忪地说道:“楚大哥?”

        楚齐光问道:“你刚刚一直在睡觉?”

        林兰点了点头:“是啊,昨天收拾书库弄到了好晚,我正在补觉。你怎么来大书库了?今天不是小较吗?”

        楚齐光不动神色地笑了笑:“没什么,我就是有点紧张,想和你聊两句。”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59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