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id="pqwpn"><nav id="pqwpn"><track id="pqwpn"></track></nav></s>
  • <del id="pqwpn"></del>
  • <wbr id="pqwpn"></wbr>
    <wbr id="pqwpn"><del id="pqwpn"></del></wbr>

      笔趣阁小说网 > 大国体育 > 第四百六十七章 中二起来了

      第四百六十七章 中二起来了

        纪修文见到对方一口老血喷到了棋盘上,先抬手轻捂着嘴咳咳两声,接着很自然的向后让了一下,免得仙体被阴间的血给玷污了。

        此时棋盘上的黑白子已经被大平修三打散,上面还有一口老血,这种情况下无论怎么算,自然都是以黑子告负判定。

        日本人要是连这种事都敢赖掉,那明天某个自卫队成员就敢再次失踪了。

        这会当然是不可能的了,大平修三用手撑着棋盘稳住身体后,第一反应是先向纪修文赔礼。

        纪修文示意无妨,回礼后走出屏风,不紧不慢地走到中国队所在的区域,一路举止神态依然是从容而优雅。

        这时连不少中国棋手看向纪修文时都有种自惭形秽,望而止步的感觉。

        而在此时的日本人眼中,这个看似弱不经风的少年,就像是深不可测的一汪水潭,无法触摸,亦无懈可击。

        特别是日本棋手看着这个脸色憔悴,步履虚浮的少年棋手,心中竟然生起了一丝惧意!

        他们不是没想过今天会输,但连着两局呕血而败,这就是不曾想象过的结局了。

        围棋史上并不是没有吐血名句,但那都是一两百年前不知真假的奇谈了,当中多少为了戏剧化而添加了佐料,不可尽信。

        但今天大家算是亲眼目睹了大平修三被杀得口吐鲜血,这时加上昨天山城宏喷出的鼻血,日本棋手们不仅心头骇然,更担心下一场是否会重蹈覆辙?

        央视这时已经为国内观众科普起了“呕血图”的由来,据记载北宋时有位刘仲甫是当代的大棋王,相传他在骊山里面遇到了一个乡下老媪,然后和她下围棋,可仅仅对弈一百二十着,就一败涂地,意想不到的刘仲甫顿时呕血,就像这两天纪修文与山城宏,还有大平修三的对弈一般无二。

        这件事后来被传为刘仲甫在骊山遇到了仙女,是跟仙女下棋,而仙女自然用的天上的棋谱,后来就传出了“呕血谱”一书。

        这是围棋史上仅有的几次吐血名局中最广为传颂的一局,但是真假早已无从考证,甚至是否真的有人能下棋下到吐血都成疑问。

        现代科学认为过于专注和思考确实会导致血压升高而流鼻血,但因此而吐血就太夸张了,要说因此脑梗还差不多。

        现在这个疑问算是被打消了,因为大平修三成为了第一个被载入影像的呕血棋手,这盘棋也成为了第一个载入影像的“呕血局”!

        那么可想而知,此时的日本围棋界有多尴尬,他们这就成为历史了啊!

        大平修三在呕血之后,第一时间其实是精神为之一振,有种一口气上七八层楼不费劲的劲头。

        但身体上的舒爽很快就被无穷的负面情绪取代,他也很快就想到了自己这口血会让自己的家族,特别是让日本围棋界蒙上怎样的羞辱?

        大平修三想到这里额头已是青筋暴起,随即又看到一大群记者向他按下快门。

        这时他哪受得了这些刺激,刚刚被打通的奇经八脉在五志暴亢之下,最为旺盛的肝火和心火在畅通无阻的经络中,一股脑地冲向了脑部。

        于是全日本的观众都见到了正被山城宏和小林觉上前搀扶的大平修三,竟然又是“哇”的一口鲜血喷吐而出,随后两眼一闭,整个人便歪倒在了被喷得狗血淋头的小林觉身上。

        “八嘎呀路!”

        小林觉怎么能想到自己好心上前搀扶,竟会遭到如此凄惨的无妄之灾,当即手一松直接让毫无准备的山城宏被倒下去的大平修三一块拖倒在地上。

        “啪啪啪啪……”

        这一幕自然又被现场的记者抓拍到了,日本围棋队这边俨然乱成了一锅粥!

        中国围棋队这时已悄然离开进入了休息区,这里有沙发可以小憩一会,也有一些零食可以补充能量,饿了的话可以去餐厅用餐,也可以打包回来吃。

        纪修文这盘棋只下了两个小时,这会刚刚好是午餐时间,早上只吃了点蜂蜜和坚果的他也有了饿意。

        但他们不准备去餐厅用餐,甚至不准备吃日本人准备的食物了。

        前几天日本队占上风,那时多半不会做出见不得人的勾当。

        但现在他们已经将总比分追到6-7,再考虑到这两天的流血事件,他们自然不介意用最极端的猜想来防备日本人。

        这顿午餐,他们把“统一集团”提供的真空装食品拿了出来。

        这些保质期15天左右的真空食品都是已经做好的食物,食品种类超过30种,不仅分主副食,还讲究荤素搭配,甚至连汤菜和甜点都有。

        这些真空装食品最早出现在洛杉矶奥运会上,当然打猴子的时候也用上了,体部明年还准备将其带到汉城奥运会上,省得上顿下顿都是不正宗的泡菜,再说棒子的底线怕是比小鬼子还低,他们不可不防。

        15天的保质期看起来少了点,但这个是根据需求来制定,像奥运会这种全程都不到半个月的赛事,两三周的保质期就足够用了。

        如果是用来打猴子,那么自然可以将保质期做的长一些,代价就是味道会随着保质期的延长而下降。

        但像这种由大厨们亲手烹饪的短期食品,加热后的味道不会逊色一般的饭店,至少比日本的餐厅好吃得多。

        中国棋手们一开始吃个新鲜,但这会早就吃腻了日本的食物,这下终于可以满足一下口腹之欲了。

        日本围棋队这边自然没有胃口可言,这两场血之对局让他们所有人都无地自容!

        刚才现场观众已经陷入了爆发前的死寂,这种沉默是处于极度愤怒中即将要爆发的前兆!

        他们能想象得到,如果晚上的比赛再出现“见血”的耻辱,那就不只是无地自容了,搞不好真要被埋到地下去了。

        这么说有些夸张,但真要是出现第三场“呕血局”,就算日本民众不把他们埋到地下去,他们自己也要把头埋进去了。

        这时洗了几次脸还觉得有腥味的小林觉,快四十岁的武宫正树,还有快五十岁的工藤纪夫,三人先是互相看了看,随后都把目光转向了刚满四十岁的加藤正夫。

        加藤正夫是这次日本围棋队的队长,他知道自己要说些什么了,当即用力一鞠躬,但不曾想竟也生出一阵眩晕感,险些没有站稳摔了下去。

        “八嘎!”

        三人同时在心里骂了一声,暗道你这也演的太假了吧?

        加藤正夫倒真不是在演戏,他的血压一直很高,刚才一着急差点像大平修三一样栓住了。

        “诸位,我等已是无路可退,为了捍卫日本围棋的光荣,唯有死战,绝不可再出现有辱国体之举!”

        这时日本队其实还领先着一分,加藤正夫却已经把局势当成了绝境。

        但他最后的那句话才是重点,实际上就是告诉大家,接下来就算输棋也不能再飙血了。

        众人闻言也知道厉害,连续两次输棋见血就足以让日本围棋成为笑话了,如果再来一次简直无法想象,那时他们真要以死谢罪了。

        “为了捍卫日本围棋的荣光,我必须去迎战!但是……我的血压也很高!”

        武宫正树说完前半句时,眼看就是要站起来主动请缨的架势了,但他的后半句愣是让加藤正夫险些爆了血管!

        加藤正夫连忙调整呼吸冷静,但考虑到武宫正树确实是有点高血压,他这时只能把目光放到小林觉和工藤纪夫身上。

        “我来吧,就让我这把尺子为诸君量出深浅!”

        工藤纪夫因为棋风近乎教科书般标准,几乎可用来衡量棋手的棋力而被日本围棋界称为“九段的尺子”,只见他起身走到众人中间,向众人鞠躬后说道。

        纪修文在日本棋手疯狂鞠躬之时,只吃了与杨晖差不多分量的食物,便独自拿出一本大学的物理教材看了起来。

        聂卫平自然对这种细品慢嚼的大小姐做派看不惯,但也没有劝他多吃快吃,权当看不见就是了。

        纪修文也不是真只吃这么点东西,他一天其实要吃上四五餐,这是典型的少吃多餐,而且从不狼吞虎咽,极度优雅的同时,其实也极度健康!

        但这样的吃相在大部分人都亲身经历过饿肚子的年代,肯定要饱受诟病了。

        此外就连国家队的几个女棋手也不好意思在纪修文面前吃饭,谁让连她们都比纪修文吃得快,吃得多呢。

        “呦,吃的不错啊,我大老远就闻到香味了!”

        吴杰这时在领队的带领下,大笑着走进了围棋队的休息室,径直走到纪修文身前后,居然将一块后者品上七八口才吃下的点心,一口就吞了下去。

        “这才是男人的吃相嘛!”

        老聂看到吴杰终于露出了笑容,但还不等他上去和偶像拥抱,纪修文便放下手里的天书,第一次笑得充满阳光,仿佛遇见了老战友一样与吴杰相拥问候。

        这一幕自然被全程跟踪拍摄的央视摄制组拍下了,吴杰这次是来向大家告别的,他不打算在现场看下去了,准备坐今晚的飞机回上海。

        他这次帮纪修文站台的效果已经达到,再待下去怕是要帮他一块分担日本人的仇恨了。

        今后一段时间,他还要在日本圈钱呢,暂时不能让日本人对他生出负面情绪,所以这时候该回去操心一下那支中国风的超模团队了。

        吴杰在这里也没有多待,下午回酒店与伞公司旗下的第一位日本女歌手,刚刚出道半年的森高千里道别后,便前往机场了。

        晚上七点,吴杰带着自己高达十几人的私人团队,还有一帮尾随的狗仔来到机场的时候,那场让日本民众有点不敢再看下去的“中日围棋擂台赛”也要开始了。

        这时何止电视前的日本民众有点害怕,现场观战的日本棋迷也已经跑掉一半,今晚比赛现场的上座率居然只有六成不到。

        最蛋疼的是日本各家电视台在介绍纪修文的时候,这时也不再用一些略带贬义的词汇,而是开始用“帝国血の悪魔”、“黄金の指”、“社会の最强囲碁少年”一类的中二外号来称呼他了。

        吴杰却是嘿嘿一笑,如果要说外号“中二”的话,那他和鲁达,沈浪等人的外号才叫中二呢。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59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