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id="pqwpn"><nav id="pqwpn"><track id="pqwpn"></track></nav></s>
  • <del id="pqwpn"></del>
  • <wbr id="pqwpn"></wbr>
    <wbr id="pqwpn"><del id="pqwpn"></del></wbr>

      笔趣阁小说网 > 开局召唤西厂厂花 > 第三十三章熟人于尚新

      第三十三章熟人于尚新

        随即他就走进书房,对郑铭禀报道:“殿下,北边省监察御史前来拜访。”

        郑铭书写的手微微一顿,眼眸中露出思索的神色。

        监察御史乃是正七品官员,论品级,他们不高,但是论职权,却非常大。

        他们掌管监察百官、巡视府县、纠正刑狱、肃整法纪等事务,还有权风闻奏事,随时都可以给陛下上奏折弹劾百官和皇亲国戚。

        若是监察御史看郑铭不爽,随时都可以弹奏郑铭。而且郑铭还拿对方没有任何办法,只能上奏折向皇帝老子自辩。

        对皇亲国戚来说,御史这种的官员最为讨厌。

        “这家伙跑到山海县来是想找本王的麻烦?”郑铭心里想道。

        山海县这个地方,已经十几年没有官员来了,就连北山府都对山海县不闻不问。结果他刚来两个多月,就来了一个监察御史。

        若说不是来找麻烦的,郑铭都不相信。

        “去把人请进来。”

        既然来了,那就先见见再说。

        小福子缓缓退出,尔后,带着一个身穿青色官袍的中年男子走进书房。

        “下官于尚新拜见山海郡王。”于尚新毕恭毕敬的拱手拜道。

        郑铭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平淡的说道:“免礼。”

        “本王是不是见过你?”

        他感觉这个于尚新有些眼熟,但是一时半会没有想起在哪里见过。

        于尚新低眉顺眼的说道:“殿下离京时,下官在城门阻拦过殿下。”

        “是你!”郑铭双眸一瞪。

        他想起来了。

        这家伙当时想要阻拦的离京,要不是郑铭强硬,说不定那时还真走不了了。

        “正是下官。”于尚新说道。

        郑铭冷哼一声,说道:“你是来找本王麻烦的?”

        “下官不敢!下官是来想殿下道歉的。”于尚新面色肃然,再次躬身,说道:“下官当时不清楚状况,出于职责阻拦殿下,还望殿下恕罪。”

        当时于尚新确实不是有意阻拦郑铭,只是因为身为巡城御史,见到城门官被杀,所以才站出来。

        只是那时候他没搞清楚具体情况,就掺和进了皇子之争中,这让他事后非常后悔。

        一点好处没捞到,反而得罪了一位皇子。

        哪怕是一个失宠的皇子,他也不想得罪。

        现在他被分配到北边省来做巡查御史,估计就有这方面的原因。

        有些人不想让郑铭搞事情,所以让他这个与郑铭有怨的人来北边省盯着郑铭。

        可是他不想做任人摆布的布偶,所以才来山海县,就想要与郑铭消除误会。

        “哦!”郑铭诧异的看着他。

        这倒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果然做官的都是人精,而这些御史更是人精中的人精。

        “你想让本王原谅你的过失?”郑铭淡笑的问道。

        “是,下官请殿下宽恕。”于尚新说道。

        郑铭微微一笑,眼中露出一抹狡黠的光芒。

        “答应本王一个条件,本王就宽恕你。”

        “这~”于尚新有些迟疑,他怕郑铭会提出过分的要求。

        “殿下请说。”

        郑铭将手中的笔放在笔架上,笑眯眯的走到他的近前,说道:“上疏弹劾本王,什么品行不端、在山海县大兴土木,劳民伤财,私占耕田,与民争利,等等,列出十条大罪,弹劾本王。”

        于尚新惊讶莫名的抬起头看着他。

        这是什么操作?

        居然让他上疏弹劾?

        这样的要求他还是第一次碰到。

        “殿下这是为何?”

        郑铭笑嘻嘻的说道:“本王离京两个多月了,父皇估计都把本王给忘记了,你给他提提醒,让他想起还有本王这个儿子。”

        “呃!”于尚新嘴角微微抽动。

        用这种方法吸引陛下注意?

        就封后的皇子总是想方设法的在陛下面前露脸,什么上贡奇珍异宝,找人把话送到陛下耳边。反正就是千方百计的吸引陛下的注意。

        至于好处吗?

        听多了,总会有意外的收获,比如封赏时,不会漏掉某个皇子。

        可是其他皇子大多都是让人在陛下面前说好话,而郑铭却找他弹劾。

        这还真是够奇葩的。

        “真要下官如此?”于尚新迟疑的问道。

        “当然,只要不是造反,什么罪状都行,嗯,等你回到北山省,每隔两个月就上疏弹劾一次,反正咱俩有怨,其余人顶多觉得你是在恶心本王,肯定不会在意。”郑铭说道。

        还要每隔两个月弹劾一次,你是真怕陛下忘记你啊。

        于尚新心中无语。

        “若是如此,陛下会觉得下官假公济私,公报私仇。”

        “那你就隔得时间长点。或者在弹劾其他人时捎上本王。”郑铭给他出着主意。

        于尚新有些古怪的看着郑铭,实在搞不懂郑铭想要干嘛。

        “下官遵命。”

        最终,他还是应下了。

        因为这对他来说并不是难事。

        到时候弄些模棱两可的罪名就是了。

        “很好,小福子,给于大人安排一间客房,请于大人在王府多住几日。”郑铭说道。

        “这,郡王殿下,下官还有公务,想去县衙看看,就不打扰王爷了。”于尚新说道。

        郑铭双眸一冷,说道:“县衙有什么好看的!留在王府,把奏折写完,立即滚蛋。”

        他不怕于尚新弹劾,反正不是造反的罪名,他就没事。

        至于其他罪名,就算是真的,估计朝堂之上也没有人会理他。

        一个被贬罚的郡王,一个可有可无的县城,朝堂大臣才懒得理会呢。

        相反县衙内的情况反而不一样,若是这家伙弹劾陆寿,说不定会把陆寿撤职,到时候给他弄个莫名其妙的人来做县令,会让他感觉很麻烦。

        还有他自己安排的那些官员,也不能让他知道。

        “小福子,让罗京将于大人的随从安排好,山海县治安不好,万一死在外面就不合适了。”郑铭又说道。

        于尚新闻言,顿时心头一紧,再也不敢多说。

        随从可以死,他这个御史也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

        万一真消失了咋办?

        这时他才发觉自己似乎有些鲁莽了。

        “下官这就离开山海县,还请郡王殿下允许。”

        “不急,住一晚上吧。”郑铭又变得笑眯眯的说道。

        于尚新见此,再也不敢多说一句,生怕郑铭让他消失了。

        等小福子带着他离开后。

        “殿下如此会不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怜星突然问道。

        郑铭回到书桌前,拿起毛笔书写起来。

        “有什么麻烦?那些人看到弹劾奏折,估计会得意洋洋的说一句无能之辈。”

        “弹劾不怕,越是弹劾,他们就会越忽略本王,不将本王放在心上。”

        贤王不是那么好当的,特别他还是当今陛下的皇子,名声太好,免不了会引起某些人的揣测。

        相反,名声坏点,别人只会觉得他是贪财好色之辈,不会太多的关注他。

        让于尚新上疏弹劾是自污,也是自保,免得让人打扰了这份安静的生活。

        “只是陛下可能会对殿下不满。”怜星又说道。

        郑铭眉宇一挑,说道:“不满又如何?你觉得我那父皇会看重本王?本王都在山海县了,他总不能把本王赶出大璃皇朝去吧。”

        “呃,也是。”怜星眉头微蹙,点了点头。

        她虽然明白郑铭的想法,但是她心中还是不想让郑铭的名声受损。

        在她看来,郑铭是天底下最好的王爷,如此自污,实属不该。

        “放心吧,本王心中有数,你莫要担心。”郑铭笑道。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590xs.com